大公首页 | 微博互动 大公教育官方网站

河南 河北 湖北 山东 辽宁 山西 江苏 天津 湖南 吉林 黑龙江 北京 上海 江西















广东 云南 福建 安徽 浙江 重庆 甘肃 陕西 贵州 青海 内蒙古 四川 宁夏 广西

地方站: 郑州 焦作 许昌 信阳 商丘 洛阳 南阳 安阳 新乡 周口 平顶山 漯河 开封 濮阳 驻马店 三门峡 鹤壁

2016年三支一扶:维护路权不能靠个体施罚

发布时间:2016-03-29 14:34:09

  【面试热点】

  3月5日,广东东莞一辆大众轿车被后面一辆比亚迪轿车撞翻,交警认定前车违法变道负全责。后车车主唐某将行车视频传上网,称自己是在维护路权,“只要对方全责就去撞”。东莞市中堂交警大队对此成立专案组,启动重新调查程序,查实双方不存在追逐竞驾,排除了后车车主故意撞车的嫌疑,所谓“撞过7辆车”只是吹牛。警方维持前车车主负全责的定性。

  【大公专家解读】

  此事发酵数日,交警部门虽已有定论,舆论却仍然争执不休。即便交警部门重新进行了调查,决定维持之前作出的定性,但就具体的事实及细节认定,仍不能说完全没有值得质疑之处。比如,唐某所传行车视频显示,比亚迪车曾两次加速以制止大众车变道,这是否构成了“追逐竞驾”行为?又如,唐某称自己撞大众车之前踩了刹车,做了安全避让,但他在另一个场合又说自己做过利弊评估,“只要对方全责就去撞”,加之已发生虽踩刹车仍然撞上前车的事实,其故意撞车的嫌疑能否完全排除,也有继续调查的必要。

  从“撞过7辆车”到“只是维护路权”,当初夸夸其谈惹祸,如今义正词严地发声,作为整个事件的当事人,处在风口浪尖的唐某,一直可算是语出惊人。恰是这种激烈、执拗的话语风格,让公众见识了一名非典型“事故受害者”的鲜明形象。于是,公众关于其人其事的讨论,也变得爱憎分明而情绪激昂。

  很大程度上,“撞翻变道车”一事所引发的热议,唤醒了许多人快意恩仇的原始冲动。他们通过替唐某辩解并力挺唐某,来宣泄由来已久的压抑,重申一种睚眦必报的“正义观”。所以如此,实则有着很深厚的现实背景:在我们周边,随处可见违规驾驶的不良司机,随时上演着你争我夺的马路大戏。畸形的秩序内,耍横斗狠者如鱼得水,安分守己者落寞失意。于后者而言,总归要找到一个出口,来宣泄积压已久的愤懑和不满。

  当司机群体悄然间分化成“耍狠者”和“失意者”,全社会的驾驶文化便注定变得愤怒和偏激化。于是如我们所见,一部分人越发得寸进尺,继续将各种违章驾驶视同儿戏;另一部分人则忍无可忍,终于也走上了“与人斗狠”的反击之路……在路权不被尊重的年代,“路权”便愈加敏感与珍贵,唐某的一句“维护路权”,很容易就激起广泛的共鸣。一些人很容易从中产生“代入感”,并享受着某种“恶有恶报”的快感。

  可理智地看,上述“路权观”当然站不住脚。倘若打着维护路权之名,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将他人车辆撞翻在地,那么还有何安全感可言?行人闯红灯也是在侵犯路权,但开车的人就可以向闯红灯者迎头撞上去吗?显然不能。驾车者维护路权固然没有错,但对于那些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人或者车主,让其依法依规负全责的前提应该是,在采取了必要措施后,依然无法阻止交通事故的发生。就像此次“撞翻变道车”事故,乃是根据举证责任倒置原则,采信比亚迪车主不是故意为之,才依法判定大众车负全责,但假如比亚迪车主是恶意为之的话,恐怕事故的具体责任厘定,远非现在这么简单。

  在现代社会,很多权利的实现都转移到各类专门的“代理机构”,比如交通管理部门的职能之一,就是依法维护交通秩序,以保障交通参与者的权利。在比亚迪撞大众案中,即便后者司机唐某认定前车违规实线变道,也完全可以保留证据,向职能部门寻求援助,藉此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司机维护路权当然没错,但这不能成为向违法者恶意施惩的理由。尽管我们都痛恨开车变道等各种交通违规行为,但亦需要认清楚维护路权的本质和前提,而不能不分具体情况就纵情高呼“撞得好”。

  司机维护路权,不意味着立时可见的正义,也不意味着果断出手报复有理。维护路权同样不能成为“路怒族”的托词,也绝不可以成为司机放手冒险的理由。如果人们相信可以通过私力救济实现“报应不爽”,那么可靠的公共安全将永远难以实现。